首页 > 经典案例 > “昂贵”的绿色环保标志

    “昂贵”的绿色环保标志

    “昂贵”的绿色环保标志


    我国境内A公司是一家成立于1997年的外资企业,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、商品房销售、租赁等业务。


    2012年6月及2012年底,A公司两次申请对它与境外B公司2011年度、2012年度的非贸合同进行备案,并申请享受境外劳务企业所得税不征税。合同中指出,B公司为A公司提供项目管理、项目设计、营销策划和人力行政财务管理等各项服务,并收取服务费约905万元人民币。此外,A公司提交的申请资料中强调B公司为其提供了一项关键性服务——帮助A公司的房产项目取得B公司所在X国建设局颁发的建筑物绿色环保标志(以下简称“绿标”),同时强调通过B公司的努力使绿标获得了金奖,有效提升了A公司房产项目的销售业绩。另外,在“绿标”评选中X国E公司作为顾问协助申请“绿标”。


    税务人员在调查中发现,这两次“绿标”申请间隔时间短,支付金额高且相同,付汇内容雷同且服务实质模糊,而区别仅在于合同所属年度,以及2012年度“绿标”获得金奖。在对企业提交的付汇申请资料进行了仔细排查后,税务人员进一步归纳出三大疑点:


    一是B公司每年按季度给A公司开具发票,但发票号码却是连续的。

          二是中国境内的房产项目对听起来“高端洋气”的“绿标”并没有硬性要求。


    三是A公司提供的2011年的绿标证书标注着表明A公司2011年度“绿标”已获得金奖,何以2012年再次支付巨额服务费?面对税务机关的质询,A公司对交易情况含糊其辞,未能提交资料配合调查。


    为了进一步辨析两笔非贸付汇合同是否存在避税嫌疑,2013年5月,我国主管税务机关决定启动国际情报交换程序,请求X国主管税务当局给予以下协助:


    一是确认B公司2011、2012年度税务申报数据;

          二是核实A公司与B公司是否存在;

          三是了解第三方顾问E公司的申报情况;判定劳务真实性及B公司收费的合理性;


    四是获取B公司和E公司的审计报告,判定其账务处理及资金流向。


    2013年12月,X国税务局针对以上四项请求内容一一作出了回复:1.证实A公司在2008年付给E公司6万多美元“绿标”申请服务费后,双方再无业务往来;


          2.B公司的审计报告以及报表都反映出从A公司取得的约905万元服务费是其唯一的收入来源,其中约814.5万元在当年转付B公司的最终控制方X国C公司;

          3.确认C公司是B公司及我国境内A公司的最终实际控制方;


    4.在C公司的审计报告数据中,B公司支付的约814.5万元赫然在列,两个母子公司的报表数据吻合。


    结合案头分析情况,税务人员得出以下判断:


    首先,E公司作为非关联的第三方顾问公司,仅在2008年收到了6万多美元的“绿标”申请服务费,不属于A公司与X国B、C公司之间利润转移筹划的关注对象。


    其次,初步判定“绿标”根本就是“噱头”。A公司作为境内销售高端楼盘的房地产开发商,现金充裕且收益可观,通过与境外关联B公司签订服务合同,将利润以服务费的形式转移至两家公司共同的控制方C公司,其存在利用组织架构筹划转移利润的嫌疑。此外,从掌握的B公司历年的审计报告数据中,税务人员发现从2005年项目伊始,B公司即持续利用相同的操作模式一方面向A公司收取高额服务费,另一方面在当年把大部分款项转付给C公司,8年合计从A公司取得服务费约8109万元,转付C公司约5624.5万元。


    在证据面前,企业最终承认了避税筹划的事实,但同时也提出部分交易是真实的,并提交了一系列的资料证明C公司是真实的服务提供方。税务机关审阅相关资料后认可了企业对于C公司提供服务一说。


    税企双方经历多轮磋商,对允许支付的服务费用进行了合理性论证和量化,剔除了一些非关联或不合理的项目,确定了最终的调整方案:对居民企业A公司累计支出服务费8109万元,按成本加成法调整后允许列支3878万元,对差额部分4231万元进行了纳税调增,补缴企业所得税1234万元;对非居民企业C公司则全部按境内劳务征税,补缴税费246万元;整个案件合计补税1480万元。


上一篇:揭开高价购进设备背后“新瓶装旧酒  下一篇:巨额境外服务费的秘密

关于我们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博锐奕典信息技术(北京)有限责任公司
华大网络技术支持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