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行业资讯 > 更新“情报观”服务企业竞争

    更新“情报观”服务企业竞争

    当最近热映的一些谍战影视作品和“力拓案”等现实事件,使得“情报”二字如此“热闹”地闯入公众视野之时,我们必须面对的真正的事实是:现代情报理念已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——新的“竞争情报观”已经成熟。今天,我们的经济和产业发展中面临的诸多问题,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正是由于我们的“情报观”没能及时现代化所致。


    最近热映的一些谍战影视作品和“力拓案”等现实事件,让科技情报工作者很“尴尬”——本来很多人看到听到“情报”二字就会浮想联翩,如今更常常绘声绘色地议论一番。


    “新情报时代”到来的标志:互联网彻底改变了开源情报的价值、地位和影响


      然而,当“情报”二字如此“热闹”地闯入公众视野之时,我们必须面对的真正的事实是:现代情报理念已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——新的“竞争情报观”已经成熟。今天,我们的经济和产业发展中面临的诸多问题,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正是由于我们的“情报观”没能及时现代化所致。


    比如,“竞争性情报”完全可以通过合法、公开渠道获取。这类通过收集公开信息而获得的情报,在学术领域称为“开源情报”。长期以来,开源情报被不少人认为价值远不及秘密情报,以致没有得到专门的关注。但事实上,开源情报的利用比秘密情报更普遍:据国际情报专家估计,目前西方发达国家的情报中,40%到95%是以开源情报的形式获取的;在产业经济领域,90%以上的竞争性情报是通过公开、正常渠道获取的。现代通信技术的发展,特别是互联网的出现和广泛应用,彻底改变了开源情报的价值、地位和影响。


    “9·11”之后,美国在发出“情报比导弹更重要”感叹的同时,及时加强了开源情报战略,“从公开信息中发掘情报”的能力再次被重视,有学者因此认为,这是“新情报时代”到来的标志。“9·11”后,美国成立了国家开放源中心(OSC);2006年7月又立法启动国家开放源事业计划(NOSE),专注于公开信息的搜集、共享和分析,并且规定任何情报工作都必须包含开源成分;同年11月,OSC已实现25%的开源情报分析员来自中央情报局之外的预定目标。通过OSC,美国力图拥有“在任何国家、从任何语言”获取开源情报的能力,也确实已经得到了相关国家军事、国防、政府、社会和经济方面的大量有价值情报,互联网是主要来源之一。


    情报“军转民”已然培育出一个巨大的服务产业——“竞争情报产业”


      收集情报是个古老的职业,情报始终关系着战争、安全与国家利益,即使在21世纪的今天,任何国家都依然高度重视服务国家利益和安全的情报工作。但是,随着情报观的现代化,特别是随着冷战终结和全球化时代开启,情报“军转民”已然培育出一个巨大的服务产业——“竞争情报产业”。它主要服务于产业与经济发展、服务于科技与企业竞争,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竞争情报研究,在世界上成了增强国家、地区和企业竞争力的有力工具,成为技术创新、战略管理和市场营销等学科的发展前沿,并逐渐形成了一个以竞争情报咨询服务、竞争情报培训教育和竞争情报软件研制开发与应用为主要内容的、年收入超过200亿美元的新兴信息咨询服务业。


    情报服务既有公共产品也有市场化产品(私产品),因此需要政府和市场共同提供。传统情报观内涵中的服务国家利益和安全的情报,是国家机器的职能之一,而现代市场经济中的“竞争情报产业”当然应由市场供应。然而正如国际企业战略研究者们所指出的,“国家是企业最基本的竞争优势,原因是它创造并延续着企业的竞争条件”。在全球化条件下,国际竞争变得愈加复杂,企业原有的竞争知识和经验已经难以应付。美国、日本、新加坡、加拿大和法国等国家虽然具体做法有很大不同,但它们的成功经验共同说明:政府有责任帮助企业获得和利用全球信息和分析服务;政府在国家层面上的组织、协调、推动立法,甚至建立某些产业情报服务机构是必不可少的。这些做法并不违反自由贸易原则,是符合世界贸易组织精神的。在“新情报时代”,如何让政府、社会与市场发挥相得益彰的作用,利用情报服务产业、经济发展,是我们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程中的一个挑战。


    竞争情报已经继资本、技术、人才之后,成为企业的“第四核心竞争力”


      事实上,在全球竞争日益激烈和社会信息化高度发展的今天,国家的“情报能力”是综合国力的要素之一。竞争情报已经继资本、技术、人才之后,成为企业的“第四核心竞争力”,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企业的生存与发展。掌握情报,是洞察与预测先机的前提,是科学决策的前提。对于产业发展而言,情报的首要作用是支持决策,无论研发决策还是战略决策。应当看到,即使是竞争企业,其大部分信息早已不是“秘密”,甚至有时竞争双方还建立起“信息交流”机制,真正的竞争在于各自的情报分析能力上。竞争情报,已成为能产生效益的知识资源。美国90%的公司拥有竞争情报机构,50%的企业每年在竞争情报上的投入超过10万美元。2000年,微软、摩托罗拉、IBM对外公布的资料表明,它们的竞争情报系统的贡献率分别为18%、12%和8%。有关统计数据还表明,美国企业中,35%-60%的效益是由竞争情报带来的。


    最近有学者对我国的产业发展说了这样的话:“总结既往的经验,很多产业安全的问题都出在最初没在意,对产业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状况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,缺乏对产业体系的监测、预测和预警。”可见,当前我们的产业发展亟待有力有效的情报支持。国际情报界公认中国古代的孙子是人类最早的“情报专家”之一,他的军事情报思想至今依然发人深思。新中国成立后,在计划经济时代我们创立了适应冷战条件的科技情报系统,为科技、产业和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;在当今的全球化竞争和信息化时代,我们需要培养科学的“情报观”,让情报“先行”,使之成为科技创新的“倍增器”和科学决策的“智囊团”。


     (摘自《文汇报》2009-8-12文汇时评)
      (作者为上海图书馆副馆长、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副所长)

上一篇:重大经济损失需要情报失察调查  下一篇:发挥情报在企业自主创新中的先导作

关于我们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博锐奕典信息技术(北京)有限责任公司
华大网络技术支持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